玩什么网页游戏可以赚钱
    <p id="9phzj"></p>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表嫂的爱 (小说)

      表嫂的爱 (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轻舞征文】表嫂的爱 (小说)

         人世间有诸多爱,在这些爱当中唯有母爱最圣洁、最无私、最伟大。
      当你还在母腹中,母亲就时时渴望你的到来,当你呱呱坠地时,母亲就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你,轻轻地把你抱入怀中,用甘甜的乳汁哺育你,在你成长的每一刻,母爱时时围绕着你……
      在空间每当有朋友有烦恼时,总是喜欢找我倾诉。我也乐于给他们出主意,替他们分担烦恼。然而回想起几十年前给表嫂出的主意时,我现在想起时,还很内疚。如今表嫂已经去世几十年了,我不知道当初的主意是对还是错。
      1979年6月的一天,大舅和大妗带着儿子儿媳从老家滑县来到我们家,吃饭期间听大人们说表嫂怀孕了,似乎患什么尖瓣和什么颤的病,和我父母商量来郑州看看病,还说县医院大夫建议最好不生孩子……
      那时我才十四岁,表哥比我大七岁。我听了他们的话不解地说:“既然表嫂已经怀孕了 ,那就一边看病一边等着生孩子呗。”
      父亲瞪了我一眼道:“吃你的饭,大人说话你别插嘴。”
      我不满地嘟囔道:“尿泡虽大无斤两,秤砣虽小压千斤。小孩子咋了?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
      父亲听了我的话怒道:“你说啥?”
      由于小时候父亲曾打过我,我有点怵他。我赶紧低头吃饭。
      吃完饭,我看到表嫂闷闷不乐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我急忙跟进去问道:“嫂子你啥病呀?咋不让生孩子呀?”
      表嫂脸一红道:“去!去!去!小屁孩打听啥?”
      见嫂子不理我,我趁她不注意,就把她在县医院的病例中偷拿一张。
      我有一个同学的妈妈在市二院当大夫,我急忙拿着嫂子的这张报告单去找同学的妈妈……
      从同学的妈妈那里回来,我心情很不好,就直接来到表嫂屋内说:“嫂子!我刚刚拿着你的报告单去找我一个同学的妈妈,他妈妈是个大夫。”
      嫂子!你的病是‘两尖瓣狭窄’,由于我只拿一张报告单,同学的妈妈建议你做进一步的检查,看看有没有房颤。
      我当时年轻,仗着脑子好使,就把同学妈妈的话大概地给嫂子复述——
      二尖瓣就是左心室和左心房之间的瓣膜,正常情况下保证着心室舒张时开放,以保证足够的血液进入左心室,当心室收缩时关闭,保证心脏射血不被分流到心房,二尖瓣狭窄意思就是心室舒张时没有足够的血液来充盈心室,那么输送到全身的血液就会减少,外周循环就会表现一些缺血缺氧的症状,比如乏力,头昏等,但是轻度狭窄没什么大的影响,中到重度狭窄影响比较大,应避免过多的体力劳动,避免情绪紧张,等等,就是一切能增加耗氧量的活动都要减少做。
      房颤,全名叫“心房颤动”,是一种常见的严重心律失常。正常的心跳在60-100次/分,频率规整,心房、心室各部收缩协调一致,称之窦性心律;当某种原因导致心房颤动发生后,右心房上窦房结的控制功能就丧失了,而左心房的某一个部分发放另一种生物电,它又快又乱,心房收缩的频率可高达300-600次/分,并引起心室不规则地跳动。
      我接着复述道:“如果是两尖瓣狭窄,可经皮穿刺二尖瓣球囊分离术,那样治愈率高。但房颤厉害,会导致心力衰竭,会危及生命。”
      嫂子摇摇头道:“不管如何,也得生孩子。”
      我着急道:“嫂子!你自身供血都不够,再加上肚子里的孩子,你不要命了?”
      嫂子说:“我虽然小学都没上完,没啥文化,但我听说没生过孩子的女人,不是完整女人。你表哥姊妹四个就他自己是男孩,我不能断他们家香火,再说了算命先生也说我怀的是男孩。”
      我听了嫂子的话激动地说:“嫂子!你傻呀?为啥要冒着生命危险生孩子?抱养一个孩子,你同样可以做母亲!”
      嫂子摇摇头,用手轻轻抚摸隆起的肚子自豪地说:“俺肚子里有男娃,为啥要抱养别人的?你不知道呀,我这个病可能以后都不能生孩子啦,公公婆婆对我像亲闺女一样,你哥哥也很爱我,我咋能让他们失望,让他们家绝后呢?再说了,那是我辛苦怀的娃,我一定要生!”
      见嫂子态度坚决我也不好劝她,我就问:“嫂子,听他们的意思,好像先给你看病,实在不行就不要这个娃。”
      嫂子叹息道:“虽然他们在乎我的健康,但我知道公公婆婆和老公嘴上不说,其实心里也很想要这个男娃呢。这两天他们要我去医院,说不定会拿掉这个孩子,我现在很烦,反正我是一定要生。”
      我说道:“嫂子我有一个主意,也许他们就不会逼你做手术了。”
      嫂子惊喜地说:“兄弟!快说说啥办法?”
      我道:“嫂子!我现在陪你偷偷去车站,你买票偷偷回老家。这几百里地,你回去了。他们也就没办法了,只能打道回府。哈哈哈!”
      几个月后,老家发来电报说嫂子生了个大白胖小子。
      我和母亲带着一篮鸡蛋去看嫂子。
      当我看到嫂子给小侄子喂奶时喊疼,我就笑着说:“嫂子!我看过医学书,你乳房胀疼,那是奶水多。小孩子初次吃奶,动作不娴熟,会使劲吸允,乳房自然会疼。别害怕,过两天自然就会不疼了。哈哈哈!”
      母亲白了我一眼道:“就你能?一边去!”
      一年后老家又发来电报说:“嫂子去世了。”
      后来听母亲说:“由于嫂子误了手术最佳时机,生完孩子后就心力衰竭。本来大夫判断嫂子顶多活几个月,但嫂子硬是撑着给孩子断完奶才走……”
      虽然这件事过去几十年了,但我每每想起,就会很内疚,如果当初我不给嫂子出这个主意,也许事情就不会这样。
      后来我给老婆说起这件事,老婆说道:“别内疚了,你就是不出主意,嫂子也会坚持。因为一个女人渴望做母亲的心情,你们男人不理解。”
      听了老婆的话我感慨道“人世间有诸多爱,在这些爱当中唯有母爱最圣洁、最无私、最伟大。”
      我仰头望天空,嘴里大声说道:“嫂子!你在天国还好吗?如今你的孩子也结婚成家了,他们夫妻非常恩爱,而且还给您生个孙子。嫂子!你听见了吗?”

      上海文学网-www.d9sec.cn
      上一篇:【墨舞】生有何欢,死有何悲(小说) 下一篇:【南山】月圆(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