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什么网页游戏可以赚钱
    <p id="9phzj"></p>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连载 > 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之四十二

      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之四十二

      作者: 王屋山的云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5-05-04 阅读: 在线投稿

       42

      村支书高风离开狗孬家大步流星地往家走,唐老鸭气喘嘘嘘地从后边赶。一直进了院里,唐老鸭才一脸是汗地站在了高风身边。

      女儿高红从屋里出来递给了唐老鸭一把扇子。

      “爸,”高红怯怯地喊着坐在石墩上的高风。她怕父亲,父亲在外是笑面虎,在家却是冷面如霜。因为唐老鸭只生了一个高红就得了子宫下垂,高风只要见了唐老鸭的那东西就反胃。他想要儿子,唐老鸭却不给生,闹离婚也没有离成,直至女儿高中毕业回家来心情才略好了些。唐老鸭对高风唯命是从,说一不二,而高红对父亲心里敬畏,不敢直言犯上,老是如兔子见了狗提心吊胆。

      “有啥说吧。”高风看唐老鸭与高红都有窝着话儿不得不说的心情就吐了口。

      “你怎么才回来呢?”唐老鸭眨巴着眼口中艾艾地说。“老三老四老五家都抓紧时间盖了砖房,他们已经盖好了,明儿个报清查丈量财产时别漏了他们。”

      “我又不是黄委会的我当了家吗?”高风摇了摇头。

      “你还生他们的气啊?”唐老鸭呷了呷嘴。想当年高风同唐老鸭闹离婚,被唐老鸭的娘家弟兄老三老四老五挤住狠揍了一顿,又跑到公社告他高风有了外遇,高风为保支书清白忍声吞气再不敢提离婚的事。一晃竟过了二十年,高风从没有踏过唐老鸭娘家的门,双方的亲家关系象不存在了似的。如今听说煤窑沟也在淹没区之内,不搬老外不同意,老三老四老五就托人给唐老鸭捎信,唐老鸭念着娘家兄弟的情义,决心帮忙。给高风说过,高风也不反对也没说赞成。明天就要丈量了,谁知高风竟然摇头。

      “他们突击着盖的房子,房子手工费多用了一半,盖的也是毛儿草的,丈量不上不又赔了功夫扔了钱?”唐老鸭为娘家兄弟鸣屈。

      “他们根本不在搬迁之列,户口也不在这,我能帮了忙?”高风表示着无奈。

      “还不是你当支书的说了算?”唐老鸭压低嗓子说。“你若通意帮忙,让他们能随着咱们搬走,红的几个舅都答应登记的财产分给你一半。”

      “说话是刮风吧?”高风冷笑。

      “这个时候他们还跟你耍心眼吗?”唐老鸭从兜里翻出一张纸条。“这不是他们写的保证?

      高风接过纸条一看,上面是按有血手印的保证书。心里盘算了一下,一家作财产五万的话,他们几家合起来该他抽出不下六七万元,心中窃喜,心说权柄在这手里不愁你们不认帐,到时先从中取走应得的部分,管你是谁的舅不舅的,嘴里却说:“这事就这样定了,全村人都知道我与你娘家势不两立,你守口如瓶,不要外扬。”

      “对对,外人不会想到,我也不会瞎说。”唐老鸭眼里感动得闪出了泪花。“他们能离开这苦地方也算有了这姐弟一场。”

      “这两天没谁来吗?”高风慢不斯理地问道。

      “有,”高红连忙抢白了一句。“昨晚来了一个自称姓董的,他说有事请你帮帮忙。什么忙他没说,只说老胡介绍的你就清楚了。”

      “这个老胡——”高风心里暗恨,“给了你多少好处还不知足啊?你讨好上司不该暗渡陈仓。”高风心里明白老董是县公安局刑事科长,他的老婆孩子都是农村户口,一直想安插某个村当移民迁走,这个忙看来不帮不中。

      “爸,”高红脸一红,若心里没有事她绝对不会和高风多说什么的,这一回使着气地往外说。“赵年老师承包村里的七间房子做了养鸡厂,丈量房屋时能写他的名下吗?

      “他叫你说的?”高风心里哼了一声,铁算盘是他老子,一直同我作对,放着书不好好教想凑此机会大捞一把,没门!嘴里却说:“要看政策允许不允许,公家的财产个人能动吗?

      “他说他是承包的,按说他有继承权。”高红又抢白了一句。

      “他有所有权吗?那是公家的东西!”高风的口气不容再辩。高红心里一急,到嘴边的话却好似卡喉咙眼里似的吐不出来。

      “完了。”高红心里着急,却不知如何是好。想着赵年念着赵年,心急如焚。

      在山区当民师的赵年,曾立下雄心壮志,扎根山区,做好园丁,高中毕业就拿起了教鞭。山区的村小学还很简陋,一个老师能兼两个班级的课,每个班多则十几个学生少则三五个学生。赵年既是学生的老师,又是学生的孩子王,一起游戏,一块上课,没有学生不喜欢他的。那年正值高红所在的班级升考初中,学校需要加班加点,个子最高长得最秀的高红突然腹部疼痛,赵年叫她暂躺他的办公室兼寝室休息一下,高红哭得两眼垂泪,问及病情,她吞吞吐吐说下边流了好多血。赵年以为高红的大腿被什么扎伤了,想要查看,正是夏天,高红只穿个卫生衣与裤头,照流的血迹往上擦,血竟然是从阴部里冒出的,原来十三岁的高红正逢月经初潮。当时二十多岁的赵年正谈恋爱,对女性的那部位倍感关切。看高红心甘情愿地分开腿让自己查看,少女的那极具有吸引力的地方使赵年不可自持,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费吹灰之力占有了高红。事后心里极为慌张,害怕事情败露于己不利,丢职事小,坐牢事大,很想悔过。可高红自打与赵年有了第一次,就更不愿离开心目中的老师了。赵年看高红不会乱讲,也隔三差五地约高红幽会,当然是小心了又小心,害怕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怀孕可就麻烦了。直到高红上了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两个人已暗暗地做了六年夫妻,别人还以为高红是学生,连铁算盘也闹不明白给儿子赵年说多少好姑娘都白搭的原因。高红不考大学,说要嫁给赵年,好好地为赵年生一个儿子。她太想有小孩了,太想怀孕了,每次与赵年幽会总想接收那种恩爱,可赵年总是不给她输送到里面去,不知白搭了赵年的多少精力。赵年说当民师工资太低,就承包了大队的房子说是养鸡,其实是想钻黄委会丈量房屋不知情况的空子大挣一笔财产。七间房子可以作价十万元,他赵年有了这笔钱就要盖全移民村最排场的楼房,然后敲锣打鼓把高红明媒正娶过来。高红也想着这个梦,鼓起勇气对当着支书的父亲想说而又不敢说。她从小学五年级就时不时地和自己的老师私通,恩爱缠绵六年整,她觉得开口说不出,闭口还心慌。

      “你不要操别人的心了。”高风瞟了女儿高红一眼。“我已经把你许了人了。”

      “我不要!”不知怎么高红竟脱口而出。

      “不要什么?”高风不明白地斜眼看着高红。高红脸胀得红红的,不觉又低下了头。

      “你还小吗?”高风说。“二十岁了,能守在我们身边一辈子吗?

      高红不言语,心里想着:“我只爱赵年,只嫁赵年。”

      “那个小伙子不错,知书达理,跟了他你会享一辈子清福,我们也跟着沾了不少光。”高风考虑的总是长远。“嫁到城里去,做个城里人,机会不易,容颜易老,百年恩爱,千载难逢。”高风念着幸福经。

      “是谁啊?”站在一旁的唐老鸭忍不住问了一句。

      “高山。”高风重重地说道。

      “中中,”唐老鸭赞不绝口。“这可是个好亲家,高山人缘又俊,在洛阳大医院工作,多体面?多轻松?

      “他大——”高红本想说高山大她七岁,可又一想到赵年长自己十几,到口的话又咽了半截。

      “那算大吗?”高风一拧脖子。“你去看看狗子娶的媳妇咋样?回来了再给我说同意不同意。”

      “狗子结婚了?”唐老鸭与高红几乎是异口同声,她们压根儿不相信。

      高风看了一眼唐老鸭哼了一声:“你没见站狗子身边的那穿红裙子的姑娘?

      “那姑娘会是狗子的媳妇?”唐老鸭呆呆地惊呼。“我的天,把老天爷的姑娘也骗来了,他的命怎么恁好?”这才想起院里站那么多人原来是看那姑娘的。

      高红一听,也没有必要和父亲争执,就溜出门看狗子的新娘子去了。

      上海文学网-www.d9sec.cn
      上一篇: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之四十一 下一篇: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之四十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