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什么网页游戏可以赚钱
    <p id="9phzj"></p>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连载 > 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三十三

      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三十三

      作者: 王屋山的云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5-05-02 阅读: 在线投稿

       33

      在老不飘的房间里,点着两枚蜡烛,桌子正中摆着香炉,香烟缭绕,老不飘正求神保佑。

      报晓的鸡一声接一声的叫,鸭窝里的鸭也跟着呱呱个不休,也许是向主人示威没放它们出去吧?

      老不飘看着燃去半截的蜡烛,怨恨女儿去这么久还不回来,不会是不辞而别吧?想那初尝禁果的男女一准又办着走火入魔的事儿,牙根儿磨得发痒那又有什么办法?蜡烛也在流泪,月亮也会变脸,养了女儿十七年竟落了个如此场面,老不飘直念叨是命在作对。

      一片黑云遮住了那半拉月儿,狗子与水香凑着这黎明前的黑暗换着手儿溜进了这熟悉的院落。屋里有亮光,房门开着,狗子与水香惴惴不安地站在了背朝着他们的老不飘身边。水香捅了一把狗子,狗子往地上一跪喊了一声:“娘。”

      水香见母亲不理,就伸手拉了一把还跪在地上朝着香炉念佛的老不飘。“娘,人家喊你呢,他来了。”

      “我知道。”老不飘扭眼一瞪,站起身坐在一把椅子上,打量着狗子好像压根儿没见过似的。“你就是叫文远?

      “小名叫狗子,大号叫文远。”狗子把腰一躬,脸上带着强挤的微笑。

      “多大了?老不飘鄙视着问。

      “二十三了?”狗子惶惶地答。

      “到底多大了?”老不飘严厉地拍了一把椅子,如查户口。“想编瞎话?老娘这一关就过不去。”

      “娘,您别生气,我实数才二十六了,真,真的 。”狗子紧张着说话有点结巴起来,背脊上冒出了一层冷汗,顺着流淌感觉热痒难奈。

      “哼,家在哪里?还有什么人?”老不飘看着狗子没有大将风度,就瞟着女儿希望她能听出里面的虚假,趁早悬崖勒马。

      狗子慌张了,掏了掏表示为难的样子,可怜巴巴地说:“我家在河南省洛阳市小康村,不信,我有身份证,忘在那包里没拿来。说起我家,爹娘死得早就我一人,自谋生路,受了不少苦,看上去我比实际年龄大些。可我能吃苦啊?

      老不飘见女儿不为所动,就有意地也有点讽刺地问:“那么说你家是一无所有了?

      “有啊,”狗子连忙表示。“我家有大堂房三间,那里是中原有名的小康村啊。水香跟着我去了保证风刮不着雨淋不着,无忧无虑。”狗子想着那一孔破窑洞,说出嘴的却是那么地天壤之别。真是俗话说的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老不飘听狗子滔滔不绝,打断他的话。“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我们都没有见,谁相信?说不准你在家里早有了妻室儿女。”

      “我要说瞎话叫我不得善终。”狗子竭力表示着真诚。

      “我问你——”老不飘冷笑,心想问得多了,不怕你不自相矛盾,狐狸尾巴藏得再严也要给你揪出来。

      “娘,以后再问好不好?到时候你还可以去看看么。”水香早不耐烦母亲的罗嗦,心里说:“我同他过日子还不问,你疑心什么?

      “对对,到时候我接娘去我那住些日子,平原比这水乡好多了。”狗子见水香为他扭转不利,兴奋地无法形容。

      老不飘眼中落泪,望着水香,又看看狗子,无可奈何地叹声气:“命啊,谁也改变不了命。”伸开手指一点狗子。“你过来——”

      狗子一步一挪地表示:“娘,你别伤心,我会好好待水香的。”

      老不飘呷呷舌:“水香很任性也很要强,女孩子大了,娘管不了了。她要跟你走,娘也不能强留,你们走吧。”

      “娘”。水香一头跪倒在老不飘面前哭泣起来。

      “香,等你哥你爹回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你们快走吧,天还不亮。”老不飘拉住水香给她擦泪,从兜里摸出一卷钱。“我知道你们手里没有钱,我身上就有这一百多点,你们拿走当路费吧。”

      给水香,水香不接,老不飘心情复杂地递给狗子。“你们快走吧,晚了就要麻烦了。”

      “玉婶的鸭厂没有人,她去城没有回来。”狗子觉得也对不起玉婶。

      “别想那么多了,顾你们的命去吧,好自为之。”老不飘挥手,让狗子扯起泪人儿水香消失在了黎明前的黑暗里。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又是一个阴晴不定的天气。村里喇叭上响起了《饮恨人生》的插曲:

      一道银河天长地久,

      相思的泪花总是不够。

      大河还是止不住地流,

      小船还是轻飘飘地走。

      情悠悠,

      荡悠悠,

      爱也不够,

      恨也不够。

      人人又会老,

      人人又年幼,

      人人的历史总得有那么厚。

      有的是甜,

      有的是苦,

      有的是乐,

      有的是愁。

      酸甜苦辣人人有,

      美好时光难挽留。

      水总是流向低处,

      人到头总有归宿。

      上海文学网-www.d9sec.cn
      上一篇: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三十二 下一篇: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三十四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