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什么网页游戏可以赚钱
    <p id="9phzj"></p>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连载 > 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五

      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五

      作者: 王屋山的云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5-04-26 阅读: 在线投稿

       5

      铁锤夹着公文包告别了嫂子水秀,出得门坎,见水英与山花慢腾腾地迎面走来,心里一怔。

      “你们这是——?”铁锤紧走几步,连忙搭讪。

      “铁锤哥,她——”水英欲言又止。

      “怎么,你?”铁锤面对着山花心里七上八下的,真担心发生什么意外。

      “没有什么,”山花莞尔一笑。“出来散散心。”

      “噢,很好很好,院里闷热,外边凉快。”铁锤紧张的心松了不少。

      “你要回城吗?”山花看铁锤夹着公文包就问。

      “是的,想去公司看看。”铁锤笑了笑。“这就准备去看你的,不想在这儿见了你,我就不用再去水英家坐了。”

      “我找你有句话要说,”山花有点心慌意乱,但很快镇定下来。“我想离开这儿。”

      “什么?”铁锤张口结舌,“你,你……”脸色一红,把头扭向水英。

      水英尴尬地一笑:“不能怨山花,她的最起码的条件我家还——”

      “山花,铁蛋那人你见了吧?为人忠厚,诚实勤快,你跟了他我敢对天发誓,铁蛋敢不照顾得你头头是道,你把我的眼抠了也不冤枉,叫我自己把心剜了也不心疼,那可是顶好顶好的会过日子的大好人啊。”铁锤公文包也有点夹不住了,说话如机关枪扫射。

      “我知道,也看得出来,不给我妈妈邮五千块钱恐难以从命。”山花眼圈红了。“我连孝敬我妈妈的最基本的要求也实现不了,我就是结婚了有什么幸福可言?

      “那五千块钱?”铁锤摇晃了一下脑袋。“那不是顶好解决的事吗?

      “是啊,”水英不知如何解释,说话有点吞吞吐吐。“我娘的心眼死,连我水秀姐的钱她也拒绝。”

      “我也明白,你们怕人财两空。这世上办真事说真话还真得不到人的相信,若是假的反而好上当受骗,我就是受欺骗才逼到这一步的。”山花强忍住泪水不让从眼里冒出来。“铁锤哥,你是我碰见的唯一的热心肠的好人,可惜咱只有缘份见却不能叫我报答你,我命苦……”山花不忍说下去了。

      “我是真心实意帮你和铁蛋,两全其美啊。若有一点对不住你们俩的事,同在一个村里叫我怎么做人?我放着轻闲的经理不当,何苦来着?”铁锤诉起了苦。

      “自从我水秀姐跟了铁棒哥,我娘对你们一家够过份的了。”水英眼圈红了,“可你们一家在任何时候都想着我家,顾着我家,包括我哥的老大难问题。”水英落泪了。

      “这算什么?我们远远做得不够。”铁锤苦笑了一下。

      “你们不必担心,”山花鼓起勇气,一字一句地说。“我相信我遇到了好人,我很珍惜这次机会,也许这就是我的缘份,命就是这吧?叫铁蛋放心,也叫你们放心,我是真不回四川的。那里虽然生我,但不能养我。我不想在父母身边生活一辈子,我只想多一点思念,给父母一点安慰。给他们寄钱看病还债,是我梦寐以求的事,为着这个愿望的实现我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我不想给自己增加伤口了,安安稳稳一生,了却我的梦吧。”

      “太好了,太好了,”铁锤一听高兴得语无伦次。“神赐良缘,谢天谢地,有啥困难包在我身上。”

      “不过,”山花两眼汪汪地说。“在我当他家媳妇之前,请尊重我的选择。什么时候条件具备了,我什么时候再进他家吧,平时我不愿以不正当的身份生活在他们家中。”

      “这意见好。”铁锤点头称赞。

      “也怨我娘,好大惊小怪。”水英为山花不愿住宿在她家深表同情。“昨夜下大雨,老感觉要地震似的,大呼小叫,叫山花担惊害怕,结果害了一场病,打两瓶吊针才退了高烧。”

      “有这事?”铁锤苦笑了一下。“也难怪,昨夜雷打得真响,连我都感觉雷要劈我呢。我心里老是嘀咕,我没有办坏事啊,老天爷为啥老在我头上打雷呢?就差我没有钻到床底下去了。”

      “是吗?”山花笑了。“昨晚雨下得那么大,雷打得那么响,我却一点不知道,迷迷糊糊只想着困,直到婶子拍门说要地震了才把我喊醒,结果受一场虚惊,爬出门来,全身都湿透了。”

      “有几片瓦落下来,我娘只当地震了,惊慌失措。要不是我哥在家,连我娘的性命也要搭进去。”水英摇了摇头。“我娘那人啊,心肠是热心肠,就是遇事不冷静。通过这一回的经验教训,我看她那老一套是该有转变的时候了。”

      “时代变,人也会变,哪有一成不变的?水归大海,人走高处,得到一个平安的环境不容易,对美好的东西我们都应该加倍地维护、珍惜才是。”铁锤带着深有所思的样子说道。

      “我约山花来寻你,我们一家人也是考虑了又考虑。那五千块钱两天之内保证邮往四川,在择个日子结婚之前,山花的意思是不准备以非正式家庭成员的身份住在我家,铁锤哥,你说怎么办?”水英盯着铁锤,全神贯注,一目不眨。

      “同我一块去城?又不是上班,怎么好照顾山花?我嫂子在家,让你水秀姐陪山花中不中?”铁锤提议。

      “我不想让任何人侍候我,让我自食其力,这样我心里会安静些。”山花固执地表示。

      水英面有难色,瞅着铁锤不言语。

      “有了,”铁锤一拍大腿。“昨天我碰见玉婶,她说水莲去长沙进修学习去了,学回来要加大养鸭量,运用新技术,想和我联营成立股份公司,问我行不行——”

      “行不行?”水英连忙追问。“水莲那丫头片子,看不出来还壮志凌云啊。”

      “怎么不行?商品经济嘛。”一提做生意,铁锤就信心十足,讲起话来信口开河,津津乐道。“只要有市场,生意做到美国都不怕。”

      “啧啧,不简单。”水英频频点头。

      “玉婶问我能不能给她物色个人,暂切帮她放放鸭。让山花去试试不行?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水英两手拍了一下。“昨儿个海涛还提起过水莲去长沙了。给玉婶帮忙,她绝不会亏待人。”

      “你看可以吗?”铁锤看山花面露喜色。“那咱们去她鸭厂走一遭?

      山花赞同。水英却说:“你们俩先去,我随便去海涛家坐坐,去去就来。”道一声“拜拜”嘻笑而去。

      上海文学网-www.d9sec.cn
      上一篇: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四 下一篇: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六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