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什么网页游戏可以赚钱
    <p id="9phzj"></p>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连载 > 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四

      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四

      作者: 王屋山的云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5-04-26 阅读: 在线投稿

       4

      铁锤正同扬扬玩电子游戏机,水秀已经做好了饭。

      “扬扬,让你小叔歇歇不好吗?吃饭了。”水秀说。

      “饭做的这么快, 我还没有学会呢?”扬扬噘起了小嘴。

      “暑假长着呢,时间不有的是?”水秀打好洗脸水叫他们洗手。

      “我小叔要回城,他走了谁教我啊?”扬扬还不愿撒手。

      “妈妈教你,好不好?”水秀招呼铁锤洗了手。

      “扬扬,到开学我叫你转到县城去读书,有机会好好同你玩玩。”

      “真的?小叔说话算数?”扬扬兴奋地洗了手,一家人围在了饭桌边吃饭。

      “他小叔对扬扬比我们看得还重,我们都把他惯坏了。”水秀吃着饭说。

      “这不是惯,这是培养他开发他的智力,我们这一代没有多少知识,下一代可不能象我们一样没文化了。”铁锤扒了一口米饭送往嘴里。

      “我看扬扬这孩子娇生惯养,养尊处优,长大了能混出你这身本事,当个经理就不错了。”水秀凝望着扬扬笑嘻嘻地说。

      “你小看我的志向?”扬扬把拿在手里的筷子一扔,从座位上站起,双手一叉腰,脖子一扬,气冲冲地说。“我不当经理,我要考上公安大学当一名检察官,把你们这些看不起人的落后思想统统改变过来。”

      “好好好,还是扬扬有志气,要改造世界,扬利除弊,不愧叫扬扬。”铁锤连声夸奖。“我就看扬扬有出息,好,这一碗米饭是***妈对你的奖励,吃吧,小叔看着你吃。”

      铁锤一席话又叫扬扬笑口顿开,抓起筷子一顿狼吞虎咽把一碗米饭报销了个净光,一抹嘴又玩弄游戏机去了。

      “这孩子就喜好话,一哄就中。”水秀扒了一口饭。“你今天还回公司啊?

      “我在这停两天了,该回去了,公司的事情很多,哪有时间来家中一闲?

      “你从城里带来的那个叫山花的可靠不可靠?”水秀疑虑重重。

      “怎么说呢?”铁锤把吃完饭的碗一推,呷了一口舌。“人家想这么着,咱不算落个人情?

      “山花肯嫁给铁蛋?万一弄不好,我娘那脾气你还不知?”水秀一边收拾饭桌一边说。

      “怎不知?我哥哥同你相爱结婚十多年了,到现在还不敢去你娘家一回。我哥哥走错了一步,我这当弟弟的,为你们求求能打开绿灯。”

      “你想的是好,到头来恐怕会弄巧成拙。”水秀摇头叹气。“昨天我让扬扬拿着钱去送给我娘,不知为什么又叫水英全部送回来了,叫我捎信给海涛,让他吃过晚饭去村外碰头说事。今天早上我听见海涛家在唧喳着借钱难借。”

      “是吗?”铁锤沉吟了一下。“真怪气,咱家的人送钱给他们却不要,硬叫海涛想办法。海涛的母亲因看病债台高筑,生活可真有解不开的小疙瘩啊。”

      “啥事一出在我娘家就是疙瘩,难道怨我爹的名字叫铁疙瘩吗 ?”水秀迷惑不解。

      “哪能这样说?归根结蒂跟你娘死要面子有关。她心里有块病,等这事办成了,她的病也就不治自愈了。”铁锤胸有成竹地说。

      “我娘那人好疑神疑鬼,会不会她把山花怀疑怀疑,这事情又办砸了呢?”水秀头摇得如拨浪鼓。

      “为她操心娶儿媳妇,你娘还胡思乱想什么?

      “你还没有结婚,我娘会不会怀疑你和山花会……”

      “嫂子,你说的这算什么话呢?”铁锤嘴一咧,眉头皱了起来。

      “难道他们不怀疑吗?你当着经理,年轻有为,二十八岁了还不想着结婚,你把那么美貌的女孩拱手送给我哥,我娘会相信那姑娘纯吗?”水秀小心奕奕地说。

      “你们怀疑我和山花不干不净吗?”铁锤惊愕地睁大眼睛。

      “农村人不比城里做事的,好风言风语。在城市当个小官什么的有什么三陪女啦,按摩郎啦 ,秘书小姐啦,金屋藏娇啦……”水秀如数家珍看着铁锤脸色铁青不敢言语了。

      “嫂子,你也会那样看我吗?”铁锤听水秀嘎然而止,缓缓地问了一句。

      “我知道兄弟是正人君子。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找个姑娘结婚啊?

      “我有难言之隐啊。”铁锤拍了拍脑袋,感觉沉甸甸的。

      “有话别憋在心里,弄出病来还不是自己折磨自己?说出来让嫂子听听,给你参谋参谋,看能不能帮你除掉心病?”水秀信心十足地说。

      “说出来也是枉然。”铁锤摇了摇头。

      “不信任嫂子啊?嫂子当年做姑娘时就雷厉风行,哪象你有事堆在肚里?”水秀激了铁锤一句,还是想刨根问底。

      “我是爱一个人,爱得根深蒂固。”

      “爱她就应该想着结婚,是城里哪家小姐吧?

      “不是。”铁锤眼圈一红,似有泪水涌出。

      “我认识吗?若认识,嫂子自告奋勇为你提媒。”

      “不提也罢。”铁锤欲说还止。

      “看看,一个大男人——”水秀呷了呷嘴。

      “水香……”铁锤使了好大气才说出这个名字来。

      “水香?”水秀惊愕地睁大眼睛。“你怎么会爱上她?

      “神使鬼差,”铁锤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出了水香的名字好似从心头卸下了千斤巨石。“我从小就逗着她玩,长大了内心里对她总有依恋之情,剪不断,驱不散,理还乱。”

      “不说你比她大十多岁,水香还念着书,扬言非考上大学不罢休,等到她毕业你就三十好几了。现在她还不知你爱她不爱她。”

      “虽然没有亲口给她提起过,但她知道我在爱她。”铁锤扑闪了两下眼皮。

      “我知道她进县城读书还多亏你帮助。婚姻这事有点怪,讲究的是缘份,看你有没有那个桃花运,有没有那个命。不过这事得水香的父母点头才行,可不能学我当年和你哥那么办了。你是有身份的人,大小是个经理,要慎重对待,不可鲁莽行事。”

      “嗯。”铁锤点点头,心口里吸了一口气,象下决心似的求告水秀。“嫂子有空你去隔壁海涛家坐坐,问问他们要是借钱有难的话,咱包了。”

      “海涛的娘不当 家,他爹是有名的老怪。在他家只要老汉点头,事情基本上就算订了,找个适当的机会我提提看。”水秀若有所思地说。“不过,你要作好两手准备,婚姻这事不是强求的。捆绑不成夫妻,强扭的瓜不甜,万一你和水香不能走在一起,世上的好姑娘有的是。”

      “我明白,要结婚我早结婚了,感情这东西真叫人说不明白。”

      上海文学网-www.d9sec.cn
      上一篇: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三 下一篇:李保流的长篇小说《小浪底的女人》连载之五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