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什么网页游戏可以赚钱
    <p id="9phzj"></p>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心 > 随笔 > 故乡的树

      故乡的树

      作者: 张涓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9-06-02 阅读: 在线投稿

        小时候,老家的村前屋后种了很多不同的树,有的能叫上名字,有的却叫不上名字。我常常想起这些树,离家越久,越远,越思念故乡的树。

        那个时代,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农村的生活简单而快乐。尤其是对于几岁的孩子来说,虽然没有太多花花绿绿的玩具,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但是树下承载着我和伙伴们童年的许多欢乐。

        提起故乡的树,小时候有趣的往事便像一幅画卷在眼前铺展开来。

        泡桐花

        老家的屋后有一排泡桐树,每年3-4月份的时候,天气乍暖还寒,笔直高大的泡桐树开花了,带来了春的欣喜也给我和伙伴们带来了童年的欢愉。淡粉色的花瓣,紫粉色的花蕊,近看像一朵朵盛开的小喇叭,上下排列均匀,错落有致,在轻风中摇曳着,在空中歌唱着,淡淡的清香随风飘向了远方。

        泡桐树的花期大约一个月左右,花开的时候绚烂多姿,清香悠远。那时候,小小的脸庞望着高大的树,欣然自得。落花的时候,花瓣和花梗铺满了地面是大自然赐予的柔软地毯。随意拣拾一朵贴在脸上,放在鼻子下,使劲地闻,清香随着鼻孔沁入心脾,一朵小花也能在手中摆弄半天。对于孩子来说,更有趣的事是拣拾落在地上的泡桐树花的花梗,用针线把它们穿成一长串的花环,戴在脖子上,像一串佛珠,更像一条项链。大人们还会把梧桐花修剪成精致的耳环给我们戴上。

      故乡的树

      故乡的树

        梧桐树的枝叶比较疏朗,在微风里摇曳生姿,比玫瑰花更能顾盼生姿。“云破月来花弄影”,有月的夜晚,看泡桐枝叶弄影,在意境中任思绪浮想联翩,也是一件趣事。

        一叶知秋,泡桐树是最早感知秋天的,还在盛夏的时候,个别的树叶已变得金黄,飘然落下。“缺月挂疏桐”是冬天看泡桐树的意境。试想,这月亮也只有挂在疏桐上,画面才够意境,才更静美撩人。

        榆树叶相片儿

        除了泡桐树之外,我还喜欢榆树。

        2-3月份,榆树才冒出嫩绿的尖,称之为榆钱。听大人们说,榆钱可以吃。尤其在饥荒年代,是上好的填肚子的食材。现在来说,榆钱更是纯天然,绿色有机的食材,成为时尚,健康,潮流的餐桌之选。然而,我没有吃过。

        我喜欢秋天的榆树,淡黄的叶子,小小的,有一种成熟的静谧之美。叶子的边缘带着细细的锯齿,每一片都像一张小小的相片儿。叶落的时候,我喜欢踩着厚厚的落叶,听那沙沙地响声。拣拾喜欢的榆树叶,细细观赏着叶面中间的脉络纹理。它们有的像一座高大巍峨的大山,有的像一条奔流的小河,有的像一幅秋天的童话,有的像一匹奔驰的骏马……世界上真的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那时候的小孩,收拾树叶,夹在书中,也是一件乐事。

        洋槐花煎饼

        故乡的树,对我印象最深的还有洋槐树,尤其是洋槐花。洋槐花虽然比不上牡丹的大气富贵,没有桃花的妖艳妩媚,洁白的花儿却散发着自然的清香,有种天然不加雕饰的原生态之美。

        4月份的时候,村前村后的洋槐树都盛开了,到处都是一片雪白。

        摘下一片洋槐树的叶子,双面折叠,放在唇上,聪明的小伙伴可以吹出各种各样的美妙的声音。而我却只能吹出“噗哧,噗哧”的声音,惹得大伙哄堂大笑。小小的一片叶子,成了我们欢乐追逐的工具。

        洋槐树开花的季节,跟随着大人,提着竹篮,在长竹竿的一端绑上镰刀,去割槐花。割下来的大块的洋槐花枝头后,蹲在地上,把一串串葡萄似的洋槐花,捋下来,放进篮子里。回去洗干净,拌上面粉,放入葱姜盐等,然后在油里煎成两片金黄,吃起来有花朵的清香,还带着些许甜甜的味道。洋槐花的吃法有好多种,可以开水焯了之后炒鸡蛋,也可以拌上面粉在笼屉里清蒸。总之,每一种吃法都是人们智慧的结晶和大自然的无私馈赠。

        每年洋槐花盛开的时节,来故乡养蜜蜂的外乡人也是特别多,他们像候鸟一样定期迁徙。一辆车运来了全部的家当。记得我家的炕房就住着外乡来的养蜂人,是一对夫妻带着一位两三岁的幼儿。之所以对他们印象深刻,是因为我多次奉母亲之命给他们送些东西。有时是刚出锅的洋槐花煎饼,有时是家里自产的蒜苗、青菜、瓜果之类的,有时是一碗刚出锅的水饺……

        农村的人,总是那么热心肠。他们也不例外。每次来道谢都带着自家产的蜂蜜。寒暄时,母亲总是说,出门在外不容易,自家种的,也不值钱之类的,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

        时至今日,我常常想起那花儿洁白秀美的模样,那浓烈微甜的花香,那香气四溢的洋槐花煎饼也成了缭绕我心头的永远乡愁。

        故乡的树还有很多。小孩拳树,结出的果实,可以用作男孩子弹弓的子弹;杏树,每年5月底的时候,黄黄的杏子挂在枝头,散发着成熟的魅力,随风摇曳着,树下总是聚集着一群流着口水的小孩;桑树,端午前后,每个小孩子的嘴巴都被桑椹染成了黑紫色;还有皂角树,里面透明的果实,韧性十足,Q弹有力,有种天然的清香,也是我们那时喜欢的一种美食。秋天里有杮子树和枣树,黄橙橙的,红艳艳的远远地看上去像天边燃烧着的一团云霞。

        故乡的树不仅给童年的我提供了舌尖上的美食,还有树下的嬉戏欢乐。我和伙伴们在树下玩捉迷藏,树丫上吊着绳子便可荡秋千,几个小伙伴围着着两棵树之间竞跑等。

        现在,故乡的树全部换成了毛白杨,这些树都很少见了!

        那些香风微醉的初夏,那些春心萌动的年华,是故乡的树埋下的最美记忆。故乡树下的童年,洋槐花的飘香,甜美的桑椹只能在年少的梦里了。

      上海文学网-www.d9sec.cn
      上一篇:如果被孤立,不要去迎合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