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什么网页游戏可以赚钱
    <p id="9phzj"></p>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心 > 日记 > 残缺拼图,拼不出爱情轮廓

      残缺拼图,拼不出爱情轮廓

      作者: 蓝忆栎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3-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多少次我曾在半夜里惊醒,一次一次地把弄那些拼图,告诉自己说当我能保留一幅完整的拼图时就去寻找新的幸福。可是我的拼图始终是残缺的,所以饶是我如何的努力,也拼不出爱情的轮廓。——写在前面

      残缺拼图,拼不出爱情轮廓1

      Side A 01­

      ­凌晨4点,从睡梦中惊醒,伸手开灯,触及的是湿了大片的枕衾。­

      起身踱步到客厅的沙发坐下,倒了一杯水,然后对着那张已经完成了一半的拼图又动起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完工,站起来审视自己的杰作:画面一对男女十指交握,抵死缠绵。如若没有丢掉那一块,那这该是一幅多么温馨的场面,我盯着那个黑黑的小洞发呆,突然就有一种宿命般的感觉袭来。­

      六点半,闹铃准时地响起,拉开窗帘,慌觉早已天明。无法顶着这样落魄的面容去公司,我坐到了镜子面前,开始用厚厚的粉底掩盖自己蜡黄的皮肤和青黑色的眼圈。半个小时后抬头,看到镜中的自己,突然笑了起来。谁能想到,这样完美的妆容下面是一张与年龄如何不成比例的脸?­

      ­收拾完一切后终于踩着稍显虚浮的步伐下楼,看见子谦的车等在小区门口,转身想要悄悄地溜走,却听得后面车门打开,伴随着一轻柔的:“许染。”我闭了闭眼睛,然后转头,嘴角扯出一个蹩脚的幅度:“真巧啊,你怎么也在?”然后我清楚地看见这个装容整齐表情温和的男人的眼睛暗了暗,可还是尽量平和地说了一声:“上车吧,我来接你上班。”­

      ­半个小时后到达公司楼下,正准备下车,子谦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小染,莫宸都已经离开了这么久,你何必还一直抓着不放,苦苦折磨自己。”闻得此言,我再也无法淡定,伸向门把的手就突兀地僵在了半空中,那些被辛苦封存在心底的记忆在瞬间苏醒,压抑得人无法呼吸。 ­

      ­几分钟后我终于反应过来,很小声却很坚定地反驳:“陆子谦,我爱怎么折腾是我自己的事儿,你要是还当我是朋友,就别多话,而要是看不惯就请走开,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话音刚落便低头下车,径自忽略背后的抽气声,连一声再见都吝于说。

      我以桀骜的姿态从陆子谦的视线里离开,在进入公司后却又转步飞奔向卫生间,犹如一个逃荒的旅者。然后在关上那扇门的时候,终于再也支持不住,眼底隐忍的泪瞬间突破防线,如断线的琉璃落在手心。

      其实子谦没有说错,我就是放不开,只是那骄傲的自尊心一直不容许别人插手我的生活、解剖我的感情。

      Side B 01

      2004年,我刚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父母就离异,两个人在家里为财产分配问题闹得不可开交,争吵声无止无尽。我眼中一向温馨的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所有的期盼瞬间幻灭,一颗心沉到海底。签署离婚协议的那天母亲明白的告诉我:“我与你爸爸早就没有了感情,而这个家一直都是靠着不打扰你学习的这一信念维系,如今你已成人,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这样凑合下去,小染,你自己考虑清楚到底要跟谁,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我在心里冷笑,“委屈?我哪里还知道什么是委屈?你们口口声声说为了我的成长才勉强地生活在一起,日日里忍让着对方的缺点,给了我一个和谐的表象。然后却又毫无预兆地将这样血淋淋的真相铺陈在我面前,告诉我那些彼此间的怨恨早已在心里暗自滋长,将你们不能幸福的根源通通归咎在我身上。从头到尾你们都没有顾及过我的感受,尊重过我的想法,叫我如何还能谈委屈?”

      已经年满十八岁的我,不想要再成为别人的负累,所以终究违背了他们的意愿,没有选择和任何一个一起。学校本是九月才开学,可我八月刚开始就去了,在附近租了一套很小的房子,然后开始找工作,想要自己养活自己。

      辗转奔波了两天的我,什么工作也没有找到,不是嫌我没有充分的时间,就是嫌我缺少资历。很多地方都是注明了需要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的长期员工,而我这样的学生,显然他们根本就不会考虑。当第三天我再次毫无收获地从街上回来的时候,终于再也忍不住,一个人蹲在小区花园的长椅边,低着头任由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甚至都懒得伸手去抹。

      大概十多分钟后,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出现在我的视线内,同时一张纸巾递到面前,我惊愕地抬头,然后看到的就是暖黄灯光下一张明若初阳的脸。我听见他说:“你好,我是莫宸,在K大念大二。”几分钟后他见我没有回应,又说:“别担心,我住你楼下,搬家来的那天我看到过你,然后每天都见你早出晚归的,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吧?”可我还是沉默。最后他无奈了,从背包里面掏出自己的学生证,放到我的眼前让我看明白了,然后递来你的另一只手:“这下你该相信了吧?走吧,我带你回去。”

      冰凉的心里一阵暖流穿过,我听见那些沉积的坚冰寸寸崩裂的声音。然后我竟鬼使神差地就递上了我的手:“你好,我是许染。”然后跟着这个还算陌生的男子一起向楼道口走去。很久之后的今天我会想,如果当初知道我们会是这样没有结果,那我还不会不会这样的义无反顾?

      残缺拼图,拼不出爱情轮廓2

      Side A 02

      下班的时候刚准备往车站走,电话适时地响起,接起来,子谦有些焦急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许染,你别急着去车站,我现在正在路上,来接你。”然后兀自挂断了电话。我很无奈地笑了笑,这个男人,早上才跟我闹翻脸,此刻却又马不停蹄地赶来。

      十分钟后我看见那辆熟悉的奥迪从对面过来,接着车窗打开,露出子谦温和的脸。坐上车,我想说对不起,可是动了动嘴唇,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子谦大概是看出了我的难处,开口掩过中间的尴尬:“说吧,今天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说完还郑重其事地拍了拍胸脯。我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然后我们开车到了一个江边的烤鱼店,那个店还在念大学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光顾,可是工作后却是很少有这样的兴致和时间。其实两个办公室打扮的人,坐在这样的地方着实有点怪异,只是此刻我们享受的是心情的喜悦,其它所有的因素都变得无关。我们点了一只烤鱼,又要了两瓶啤酒。

      烤鱼还是一如既往的味道,老板还是一样的热情,在这样的环境下,和子谦开始聊起大学的那些事儿来。聊到学校里面的那个小小湖泊,一到夏天的时候就开出大片粉色的荷花;聊到学校食堂的师傅终年系着同样的围裙,烧着乏味的饭菜;聊到每天早上离上课还有两三分钟的时候,总是有大群大群的人拼命在教学楼里奔走。我们都绝口不提莫宸,他知道那是我心底的伤、永远的疼。

      酒足饭饱后,我们有绕着江边的小道逛了一圈,驱车到达我家的时候,已是十点。我在没有问他是不是要上楼喝杯茶,直接在车里面告别,然后独自上楼。五分钟后我站在黑夜中的窗口,静默地看着楼下的车离开。

      Side B 02

      那天上楼之后,莫宸给了我一个联系方式,然后我们就各自回屋。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于是掏出手机小心翼翼地发短信:“对不起,请问你睡了吗?”信息很快就回复过来:“没有,你有什么事儿么?”然后我莫名激动,最后我们相约在天台聊天,我把我要找工作的事儿告诉了他。

      后来莫宸给我介绍了一个工作,是在他打工的地方附近的,咖啡店的店员。工作时间没有什么问题,连上课了都还能做,只是夜班通常会忙到很晚的。莫宸每天下班后都等我,有好多次我都告诉他我可以自己回家,可是他说:“你一个女孩子工作到这么晚,我不放心,况且这工作是我介绍的,出事了那也是我的责任。”然后执意送我。

      开学时间到了后,他也到那里工作,然后每天下课后我们就一起去那里,工作完后又一起回去。周末空闲的时候,他还会陪着我一起到处找兼职做。时间长了变得熟悉起来,他开始给我讲他的大学生活以及一些见闻,我也开始给他讲我平日生活里面发生过的趣事。

      有一次莫宸无意中谈到了家庭,本来正说得兴致勃勃的我突然中断了,他发现了气氛的反常,就跟我说:“对不起,我提到你的伤心事儿了,但是小染,一个人扛着很累的,你有什么事儿可以跟我说。”思考了很久,我终于用如同蚊蚋一般的声音开口:“我爸妈离婚了。”那天晚上我给莫宸讲我的过往,讲我父母对我的欺骗,讲我自己逃离了他们的身边决心靠自己的力量生活。

      说到最后的时候我哽咽了,莫宸在旁边安慰了我很久,然后一把将我抱进怀里,拍着我的头对我说:“丫头,别哭了,你这样我心疼。从今以后我莫宸就是你的依靠,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说完他顿了顿,又再次开口:“丫头,我喜欢你,你知道么?”

      我的眼角又开始湿润:莫宸,这个像骑士一样救我于危难中的男子,他叫我丫头,他说他为我心疼,他说他喜欢我。我许染何德何等,竟然得到上天如此厚待,派了一个如天使般明媚的男子来守候我。我把头埋进他的怀里,眼泪再也止不住。

      残缺拼图,拼不出爱情轮廓3

      Side A 03

      周末的早上我还在梦中,电话又突然地响起,接起来,还是子谦的声音:“小染,别整天都宅在家里,要多出来走走,感受一下生命的气息。快点起床收拾收拾,今天我们公司去郊外聚会,你跟我一起去。”我本想挂掉电话继续睡,可是那边的声音又接着说:“你要是挂掉继续睡的话,我现在立马奔你家去,就是把你门给砸了我也得把你拖起来。”挂掉电话后我在床上赖了五分钟,还是认命地起床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一群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环顾四周——子谦没有骗我,草长莺飞的季节,郊外的天气果然不错,看着那些如婴儿一般喜人的青草和嫩芽,我的心情果然欢畅起来。

      然后大家支起烧烤架和帐篷,草地上一片前后纷飞的身影。我也好心情地加入他们中间,开始忙活。我不知道是因为很久没有闻到这样新鲜的空气而陶醉了,还是因为那天我酒喝多了有点兴奋过度反正当那天子谦的男性同事上前来跟我搭讪的时候,我听着他们讲的那些奇冷的笑话,居然也扯着脸笑得一塌糊涂,尽管我心里其实并不想笑的。

      后来大家说要玩游戏,真心话大冒险,我居然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了。当酒瓶转到我的时候,他们问我要选什么,我想了想,选大冒险了。然后他们开始起哄,要子谦当着他们的面吻我。子谦的脸居然在瞬间红得像关公,然后我调侃地说:“陆子谦你怎么了啊?你平时不是挺牛的么,怎么现在跟一小媳妇似的?”然后我便凑过去吻他,可是他闪开了,然后拽着我就走。

      我在后面拼命地挣扎,可是任我怎么折腾,他就是不放手。等到了河边的时候,子谦又突然地将我的手甩开,用愠怒的声音对我吼:“许染,你自己好好照照镜子,看你自己成什么样子了!”然后我反问:“那你说我成什么样子了?而我又该是什么样子的?”子谦沉默了很久,最后无力地说:“我也不知道你该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知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说:“可是你知道么,人都是会变的。我也是个普通人,所以我变了。”然后他再次沉默了。

      那天离开河边后,我们俩就再也没有说过话,整个聚会都是看别人在一边狂欢,而我们都坐在各自的角落里对影独酌。

      Side B 03

      好像就是从那一个拥抱开始,我和莫宸成为了真正的男女朋友,牵手、逛街、躺在草坪上看星星,我们就像这个年纪的情侣一样,将所有的幸福都张扬在脸上。莫宸总是很照顾我,他会在吃饭的时候帮我把鱼刺挑出来,会用单车载着我在校园的树林间穿梭,会在我胃口不好的时候走很远的路买香香的皮蛋瘦肉粥。我知道他是真的把我捧在手心,当成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地疼。

      我清楚地记得莫宸对我的每一句叮咛,那些渗满关切的话,总是能让我从美梦中笑醒。

      每次跟他去吃饭的时候他都会说:“丫头,慢点吃,小心烫。”然后就把盛着汤的勺子放到嘴边吹凉了再递给我。

      每天晚上和他告别的时候他都会说:“丫头,早点休息,不然熬出黑眼圈来就不好看了。”

      每当我在天空阴霾的时候需要出门,他都会打电话给我:“丫头,记得带伞,看样子可能会下雨了。”

      每到秋冬季节交替的时候,早上起床气温突降,他都会打电话给我:“丫头,天气转凉了,记得要多穿点衣服,别感冒了。”

      我也清楚地记得莫宸对我许下的每一句诺言,那些温柔的甜言蜜语,就像咒语一般烙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我记得他说:“丫头,第一次在长椅边见到你的时候,我便喜欢上了你。”

      我记得他说:“丫头,那天晚上看到你哭的时候,我的心撕裂般的痛。”

      我记得他说:“丫头,你可知道,能够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我记得他说:“丫头,等到将来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西藏旅行。”

      我记得他说:“丫头,此生我都会一直守护着你,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可是对我这么好的莫宸,给我许下一世诺言的莫宸,他最后还是走了,走的时候甚至都来不及看他最爱的丫头一眼,就在那个冰冷的病房里面停止了呼吸。

      残缺拼图,拼不出爱情轮廓4

      Side A 04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子谦都没有来找我,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我。我每天一个人上班下班,过着乏味可陈的生活。在周末的时候我会上街买菜回家自己做饭,剩下的大把空余时间便窝在沙发里看一部又一部的电影。

      那个一直纠缠着我的噩梦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了,我也再也没有上街买过新的拼图,而那些旧的就被遗忘在书房的角落里,静静地发霉。然后在某一天的下午我突然想起,于是便把几十张拼图全都抱到客厅层层铺开,显得异常拥挤。而那些残缺的部分,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黑洞散落在各个板块上,生生刺疼了我的眼睛。

      那天夜里我再次进入了那个梦境,梦的开始是一片春暖花开的草原,梦的最后却又大片汹涌的潮水袭来,而我站在平原的中间,想要逃离,脚下却忽然生出来根,寸步难行。可是我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立即苏醒,反而是听到子谦焦急的声音在远处想起:“许染,等着,我来救你。”闻得此言的我抬头,便看见子谦正站在一叶小舟上向我划来,然后我的心里突然一片安定,于是就踏踏实实地等在那里。

      可是在子谦的船好不容易到达岸边,刚刚伸出他的手的时候,突然一个巨浪打来,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在一片汪洋里面消失得无影无迹。此刻我睁开眼睛,太阳已经升起。

      有人说,当你梦见一个从来都不曾梦见过的人的时候,说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我的那个梦境到底预示着什么,不过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某些东西正在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包括子谦和我。

      Side B 04

      08年毕业前夕,我们的工作签订,莫宸说要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庆祝。然后在我跟着他到达江边的时候,突然有人冲过来,向我们勒索。我的莫宸他真傻啊,为了保护我,他在我手心里面写下了110的字样,然后就赤手空拳地迎了上去。我在旁边看他们搏斗看得焦急,就学那些急中生智的场景喊警察来了,歹徒一着急就捅了他一刀,然后飞快地逃离,然后我看到莫宸捂着肚子倒了下去,血流了一地……

      当我从医院苏醒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去找莫宸,可是医生告诉我说他已经走了,可我不信。我疯狂地寻找他的身影,最后我看到莫宸的母亲,他那知性优雅的母亲,守在那个蒙着白色布匹的床前,犹如一夜苍老了十岁。我一步一步地挪过去,颤抖着手挑起一角,然后看到我最爱的男子,面无血色、却神态安详地躺在那里,终于失声恸哭。

      我不知道我到底哭了多久,我只知道我脸上的泪一直流一直流,而我不管不顾,流到最后的时候眼底竟是一片干涩,再也没有泪了。阿姨轻轻地走过来,递给我莫宸的手机,然后拍拍我的头说:“小染,打开听听吧,这是莫宸留给你的。”

      我看着屏幕上莫宸和我的笑脸,犹豫了很久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打开了管理器,只有一支录音文件孤零零地等在那里,而文件名是:给我亲爱的丫头。我颤抖着手按下了播放键,那个熟悉的声音便流淌出来,一如既往的好听,只是显得有些艰涩。

      “丫头,其实我多么想再看你一眼,可是你怎么这么顽皮,居然睡着了。丫头,你不要觉得愧疚,此生不能牵手,并非你的错,是我们的缘分不够。丫头,答应我,如果有来生,你一定要等我,等我来牵起你的手,去完成那个相守一生的承诺。丫头,其实你们班的那个陆子谦也很爱你,每当有困难都毫不犹豫地出手帮助,他眼里的情谊绝对不会是假的。答应我,如果有可能,剩下的时间就让子谦代替我照顾你吧。丫头,你又哭了么,别这么爱流眼泪啊,这个样子要我怎么放心走……”

      听到这里,我全身又开始发软,终于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从天黑到天明……

      莫宸的葬礼,我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然后将头发完成一个髻,上面插了一朵白花出席。不知道是不适应了那一句:人至悲而无泪,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我就那样平静地着我最爱的男子,面容僵硬可是依然俊秀,被推进火化炉。出殡的那天是早上,我蹲在他的墓前盯着遗照看了很久很久,在太阳快到当空的时候才舍得顶着眩晕的头离开了。

      残缺拼图,拼不出爱情轮廓5

      Side A 05

      大概一个月后的某一个中午,我刚吃完饭就收到子谦的短信:“小染,我妈说给我找了一个不错的姑娘,让我去相亲了。”我感觉心里面紧了紧,盯着屏幕发了半天怵,可是最终一个字都没有回过去。

      下班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门口,我们一起去了一家咖啡厅。

      半晌后他才开口:“许染,我今天去相亲了。”我说:“嗯,你今天早上短信说过了。”

      他说:“许染,那姑娘确实不错,长相挺标致又有学历,而且据说还很温柔娴熟。”我点了点头。

      他说:“许染,我可能很快就要结婚了。”我说:“那好啊,恭喜你了。”

      他在转过头深深地望了一眼,而我撇过了头,于是周围的空气再次凝固了。

      晚上他还是开车送我回家,到了最后我淡淡地说了声再见,然后下车。子谦却也从车上下来,轻轻的叫我:“许染。”然后我回头。他顿了顿,然后说:“你以后要好好对自己,我不能再代替莫宸守着你了。”我说:“好,我知道了。”然后转身准备走,然后我又听见他叫:“许染。”再次回头,他就用那亮若星辰的双眸盯着我,我等了很久都没有下文,便问:“还有什么?”他似乎又犹豫了很久,嘴唇开开合合,可最终只是从嗓子里面挤出一句:“没有了,你上楼吧,早点休息,别熬太久。”

      然后我在转身上楼的时候,第一次为身后的这个男人湿了眼睛。

      The End

      半个月后,子谦结婚了,婚礼的那天我没有去,我不知道我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出席这样一个盛大的礼仪。

      听那些旧日的朋友说,那场婚礼很隆重,新娘很美丽,看样子她很爱子谦,眉目间依稀有我的身影。

      一个星期后,我到公司递上辞呈,然后走到移动营业厅的门口,给子谦发了一条短信:我要走了,请不要找我,在你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把这个电话卡注销了。我不确定以后还有没有相见的一天,所以只能说,大家各自珍重。请善待身边的女子,她是真心爱你的。

      子谦,对不起,我无法告诉你,多少次我曾在半夜里惊醒,一次一次地把弄那些拼图,告诉自己说当我能保留一幅完整的拼图时就去寻找新的幸福。可是我的拼图始终是残缺的,所以饶是我如何的努力,也拼不出爱情的轮廓。

      子谦,对不起,莫宸曾经说,我们要做到格桑花的花语。可我始终做不到如那高原的小小花朵一般坚强,坚强到可以释怀一切伤痛地记忆。所以请原谅我只能把你对我的好记在心里,却不能抬头直视你盛满情意的眼睛。

      子谦,对不起,爱情有时候是讲求先来后到的。莫宸已经先于你那么久出现在我的面前,说出了那句魂牵梦萦的: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尽管他最后没能完成我们俩的誓言,就这样消失在流年里,可是我还是做不到就这样离弃。

      子谦,对不起,请原谅我不能听莫宸的话,和你一起去看细水长流的风景。我一直记得莫宸最大的梦想,就是和我一起去看高原的碧空万里,看雪山的圣洁纯净,看上帝遗落在人间的眼睛。我想我该是时候带着他的梦想,踏上飞往拉萨的航班,一个人去旅行。

      子谦,对不起,其实那天晚上,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回应,所以请原谅我装作没有发现你突然的缄默。

      子谦,对不起,我何尝不知道你的心意。自从莫宸离开后,你就一直守在我的身后,只要我回头,定会看见你张开双臂迎接我。只是我的心里有一座城,我的心和一个亡灵一起被锁在那里,我努力挣扎却一直出不来,你拼命向前却一直进不去。

      上海文学网-www.d9sec.c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其实,在我心里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