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什么网页游戏可以赚钱
    <p id="9phzj"></p>

      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集 > 作家 > 郭沫若的凤凰涅槃赏析

      郭沫若的凤凰涅槃赏析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6-07-24 阅读: 在线投稿

        《凤凰涅槃》借凤凰“集香木自焚,复从死灰中更生”的古老传说,表现了强烈的爱国激情和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诗人笔下的凤凰形象壮美而崇高。她大胆否定旧现实的一切,扬弃因袭的旧我,严厉斥责浅薄猥琐的群丑,热爱向往信箱、净朗、华美、芬芳的新世界,体现了彻底反帝反封建的精神和战斗的乐观主义气概,充分表达了作者彻底破坏旧事物创造现世光明的进步社会理想。

        全诗共六章,是诗剧形式。第一章“序曲”,写凤凰自焚前为自焚所作的准备。诗中描写凤凰自焚前的典型环境,以及描写一场大火升腾的情况,都具有对现实世界深刻的暗示作用。“凤歌”一章,诗人赋予凤以粗犷雄壮的歌喉,让其怀着强烈愤恨的感情去诅咒现实世界。凤对宇宙的质问、诅咒,言辞愤慨,感情强烈,犹如海中卷起的波涛,拍击着堤岸,造成了地动山摇的气势。这正是中国人民在“五四”运动中,冲破历史闸门,掀起反帝反封建怒潮的回声。第三章“凰歌”,借凰的悲诉,控诉了旧世界给人们带来的痛苦和不幸,凤与凰对现实世界无所留恋,勇敢就焚,求得新生,乃是必由之路。“群鸟歌”以一群凡鸟,比拟社会上某些丑类,对凤凰的行动起到了衬托作用。“凤凰更生歌”是全诗最后一章,它是一曲光明的颂歌。

        总之,火种凤凰的整体形象,是象征性的。凤凰是中国的象征,中华民族的象征,也是年青诗人的化身,自然万物的象征;凤凰的更生就是中国的新生,中华民族的觉醒,诗人新我的诞生,自然万物生命力的获取。可以说,《凤凰涅槃》是民族觉醒的诗的宣言。

        2.分析《凤凰涅槃》的浪漫主义特征。

        《凤凰涅槃》的浪漫主义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诗作中表现出来的火山爆发式的激情。狂风暴雨般的气势与表现破旧立新的理想构成了和谐统一。诗人曾说:“诗非抒情之作,根本不是诗。”在“五四”时期,诗人的感情是兴奋激越的。他把这种感情,充盈在诗里,诉诸于诗的形象中,因而具有强烈的感人力量。例如,在“凤歌”里,凤对着宇宙大声呼号,一口气问了十七句,句句尖锐有力,愤慨的激情,有摇撼山岳的气势。由质问而诅咒,火山爆发式的激情达到了定点。及至凤凰更生后,唱出的欢快歌声,又似春雷顿发,催人振奋。凤凰翱翔、欢唱,勇迈绝伦。诗情倾泻,犹如奔腾咆哮的江水。

        其次,大胆绮丽的想象,并采用神话题材的象征手法来表达旨意。大胆绮丽的想象,又造成了博大、激扬的诗境,从而使凤凰的形象具有诱人的艺术魅力。凤凰的形象包含着丰富的内涵,其暗示、象征意义是十分明显的:凤凰的自焚,象征着旧中国和旧我的毁灭,凤凰的更生象征着新中国和新我的诞生,它“充满了辩证的哲理,热烈的幻想,对自己祖国的眷恋之情和对未来世界的光明理想。”

        第三,《凤凰涅槃》的浪漫主义的又一个表现,是它彻底摆脱了旧诗的声调格律,开拓了自由诗的新天地,从而真正实现了“诗体解放”。在诗歌形式上,彻底打破旧诗格律的镣铐,大胆借鉴西方近代自由体诗。在语言和音节上,大胆采用设问、排比、反复、重奏的手法,使诗情获得酣畅的表达,又做到节奏谐美、适于讽诵。例如,写丹穴山上岁末的景象,连用了五个排比的句子,这种结构相似,形式整齐的排比句,大大增强了气氛渲染的艺术效果。尾节为了充分表达欣喜之情,一连重叠了十七个“欢唱”。章节随着情绪的消涨,有长有短,短的四句、五句、六句,长的竟至十几句,顿挫有力,激扬奔放,给人以巨大的振奋力量。

        3.就《凤凰涅槃》中的“凤歌”、“凰歌”两节内容,比较凤和凰的性格的异同。

        从这两节诗,我们可以看出,凤和凰都是大胆的叛逆者形象,它们面对的“冷酷如铁”、“黑暗如漆”“腥秽如血”的“茫茫宇宙”,它们诅咒与否定这旧宇宙,把它比作“屠场”、“囚牢”、“坟墓”、“地狱”,并质问它“为什么存在”。它们用泪水倾诉悲愤,500年来沉睡、衰朽、死尸似的生活,只有“流不尽的眼泪,洗不尽的污浊,烧不熄的情火,荡不去的羞辱”,那年轻时候的“新鲜”、“甘美”、“光华”、“欢爱”都早已逝去。它们悲痛,但不悲观,它们决心与旧世界诀别,毅然集香木自焚,勇敢地接受烈火的考验,焚毁身内身外的一切,积极地创造一个无限美好的新世界。在凤和凰身上都体现了彻底的不妥协的反帝反封建精神。凤和凰又各有鲜明的个性。凤对旧世界的诅咒、否定、反抗,突出了它的坚强、激昂、粗犷的性格;凰的饱含血泪的控诉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表现出它的坚韧、深沉、温柔的性格。

        4.结合具体作品,论析《女神》对中国现代新诗的开创性贡献。

        郭沫若的诗集《女神》对中国现代新诗的发展做出了开创性贡献,它以积极的浪漫主义特质真正展示了新诗革命的新面貌,张扬了“五四”时代精神和人的觉醒意识,并创立了崭新的自由体诗歌形式,从而称为诗坛一块划时代的界碑。

        首先,《女神》开创了新诗积极浪漫主义先河。胡适等人尝试创作白话诗告一段落后,诗坛急需热情的鼓手再次敲响诗体解放的大鼓。此时,郭沫若受命于时代以异军突起之势兀立,用《女神》奏起了最强音。诗集中如《凤凰涅槃》、《女神之再生》对“美的中国”的瑰丽设想和对旧世界的诅咒,《天驹》、《梅花树下醉歌》里包容宽广的“自我”的灼热情怀和叛逆精神,《湘累》、《唐棣之花》里引发于历史和自然所构成的飞动的艺术世界,《晨安》、《匪徒颂》里震撼山岳的气势无不体现积极浪漫主义、展示理想、强化主情、驰骋想象等特质。同时,《女神》的浪漫主义又是和现实主义相通的,它的浪漫主义精髓吻合于云蒸霞蔚、电普雷鸣的“五四”精神。《凤凰涅槃》、《女神之再生》等所有诗作就其内容的精神实质而言都是实实在在的现实映像和诗人心象的艺术升华,揭示出“五四”时期反抗、破坏、创造的时代精神。这些对于郭沫若之前的新诗人是无法媲美的。

        第二,《女神》确定了不拘一格的自由诗体的新形式,它真正实现了“诗体大解放”,实践了诗人要求“绝对的自由”的艺术主张。《女神》中的诗篇完全不受诗歌外在形式的约束,有的诗长达数百行,如《凤凰涅槃》,有的诗则短短三两句,如《鸣蝉》;有的诗铿锵咆哮,气势粗犷,有的诗则缠绵低语,情感细腻;有的采用诗剧形式,具有较完整的情节,有的则任凭情绪发泄,毫无章法。在打破传统旧诗格律的同时,《女神》中有些诗篇如《黄埔江口》仍保留了较严谨的格律,对传统诗歌韵律进行创造性运用。《女神》注重诗的形式必须完全适于思想情感的流泄抒发,即使是创新,也不被某一种新的形式固定,而在尝试了多种诗歌形式的基础上,创造了这种不拘一格、灵活多变的自由体诗新形式,这一创举在整个现代新诗史上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总之,《女神》的出版结束了一种旧的诗歌的时代,开辟了一种新的诗歌的时代。《女神》无愧为中国现代新诗发展的奠基石。

        5.简析《凤凰涅槃》的泛神论色彩。

        所谓“泛神论”,其基本观点就是把“神”融化在自然界中,神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并没有什么超自然的主宰或精神力量。郭沫若认为“泛神便是无神,一切的自然只是神的表现。我也只是神的表现。我即是神,一切自然都是自我的表现。”根据这样的认识,郭沫若在《凤凰涅槃》中特别突出尊崇本体,尊崇自然。诗中反复咏唱“一切的一,一切的切”,就是从这种本体论思想出发的。此外,诗中还反复咏唱“身外的一切,神内的一切,一切的一切,请了,请了”。“身外的一切”是客观世界,“身内的一切”是主观世界,“一切的一切”是指宇宙万物。在这里,诗人要把旧世界连同旧我一起扬弃,都在烈火中燃烧,也在烈火中更生。这新的世界和自我,就通过一切相通,与万物和谐的泛神论融合起来了。

        《凤凰涅槃》把宇宙万物和自我融会在一起,造成一种万物同源,和谐一致的境界,即表现诗人与祖国人民融合为一的愿望,又具有浓厚的泛神论色彩。

        6.分析《凤凰涅槃》的思想内容和时代精神。

        《凤凰涅槃》是郭沫若的代表作。

        长诗的主要内容有二:一是反抗、叛逆精神的歌唱。《凤凰涅槃》以古代传说为题材,取凤凰自焚来表现他们与当时的黑暗社会不能同在,表现他们对那冷酷如铁、黑暗如漆、腥秽如血的社会的反抗和叛逆。这是对这西方是屠场,东方是囚牢,南方是坟墓、北方是地狱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发出毁灭的诅咒,对黑暗现实的最彻底、最全面的否定。其中“凤歌”主要控诉和诅咒现实的黑暗;“凰歌”侧重于对民族悲愤的倾诉。诗中还借“群鸟歌”把当时社会的黑暗腐败具体化,对那些野心勃勃的官僚政府,倨傲自炫的野心分子,心术不正的政论家,贪婪的小人,驯良的顺民,无聊的文士给以辛辣的嘲弄与狠狠的鞭挞。从而爆发出强烈的叛逆精神。内容之二是强烈的爱国主义。无疑,对祖国那黑暗、腐败的现实痛不欲生,当然是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的表现。但凤凰所以“涅槃”是为了“更生”,毁坏旧世界是为了建设新世界,是为了一个理想的社会。所以爱国主义思想是这首长诗的基调。《凤凰更生歌》是一曲未来理想社会的颂歌。凤凰更生后的是“新鲜、净朗、华美、芬芳”,是“热忱、挚爱、欢乐、和谐”,是“生动、自由、雄伟、悠久”的世界,是一个充满阳光和欢乐的世界。诗人在这里以极其喜悦的心情,极其欢乐的语调歌唱祖国的新生美好,寄寓着诗人对祖国深沉的爱。

        《凤凰涅槃》反映了“五四”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这既表现在内容上的彻底的反叛精神和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同时也表现在形式上的大胆创新。《凤凰涅槃》在形式上也开了一代诗风。他根据自己抒发情绪的不同,运用不同的诗行,又随自己情绪的变化,自由地组织诗句,或排比、或反复,或叠句,一任情绪的驱使,毫不顾忌旧诗词的种种约束,甚而创造了“诗剧”的形式。这种形式上的“绝端的自由,绝端的自主”不仅仅来自诗人个人的才情和创造力,更是“五四”时代精神的反映。

      上海文学网-www.d9sec.cn
      上一篇:郭沫若随笔:杜甫与苏涣 下一篇:郭沫若《相见以诚》阅读答案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